图片展示

调味品赛道面临巨变!流通企业锐减21000+家,谁能逆水行舟?

目前调味品赛道并不是“略显拥挤”而是严重内卷,传统调味品企业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阵痛。
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“生意难做”成为了适用广大经营者每年年终总结的热词。基于调味品行业的刚需属性,某种程度上来说,整体上生意要比其他消费品行业好做一些,竞争也相对柔和。但这一切,似乎在2023年都变得不一样了。



经销商难,流通企业“锐减”







资料来源:中国调味品协会大数据信息中心



根据中国调味品协会大数据信息中心发布的《2023年调味品行业工商大数据报道》(下称“报告”)显示,截至2023年底,调味品在业存续企业为385315家,相比2022年下降4.6%。这是自2016年以来,该数据首次出现负增长。







资料来源:中国调味品协会大数据信息中心



值得一提的是,其中,制造业企业仅增长了134家至34754家,而流通企业则锐减21138家至311630家。其中,在2023年新注册的流通企业就少了1532家。而流通企业则大多数就是我们常说的经销商贸企业。



过去,大家可能更多目光都聚焦在了企业和品牌层面,对于经销商的现状缺乏深入的了解,基于经销商群体的特性,这部分人群也不愿意过多的向外界披露自身的经营情况。



长期以来,经销商本身就是一个相对特殊的群体:过着起早贪黑的生活,挣着精打细算的辛苦钱……



在矛石看来,从投入产出比来说,经销商每代理一个品牌,所需的资金动辄上百万甚至更多。但最终出一件货可能只挣一两块钱,同时还要面临财务、人力、仓储、物流、终端等各个环节的开支和厂家任务压力……因此,严丝合缝的计算好每一分钱,成为了决定经销商经营状况的关键,而大多数调味品经销商,很难做到这么“死心眼”,利润空间自然会被压缩。



尤其随着渠道多元化和碎片化的变迁,经销商的生存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。一方面,大多数企业要求渠道精细化管理,导致经销商的覆盖区域一减再减,以前可能是一个省、市,现在可能一个县都还要分渠道运作;另一方面,随着线上交易平台级消费者选购调味品的路径变得越来越多,单店的产出率也变得越来越少,经销商的销量自然就会收窄。



而这些,还不算高度同质化的调味品行业不同品牌之间的正面竞争。比如同样15块钱的预算,几乎能够买到市面上主流品牌的大多数酱油,选海天、李锦记、厨邦、千禾还是欣和?消费者可选择的太多太多。但每个家庭的调味品消费支出,大部分还是相对稳定的。



对于消费量更大的餐饮渠道而言,一些大型的餐饮或连锁,往往会直接跳过经销商,直接和企业对接,而经销商能够覆盖的大多是一些小型餐饮或夫妻店。这些终端的特性大多是“唯利是图”,谁便宜我选谁,线下不够便宜我就线上,线上传统电商价格不够低我就选新兴电商……



当然,有些有门路的经销商也在试图通过平台出一些货,但不乏遇到厂家稽查或其他区域二批倒货的可能,随之而来的就是厂家处罚,严重的甚至一年白干,以后没得干。



另外还有一重因素就是二代接班的问题。当下大多数调味品的经销商都到了“退休”的年纪,从身体上来说确实很难负担经销商工作带来的压力,而条件优渥的“二代”大多数又不愿意干这种费力不挣钱的事,而这类经销商企业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
如何逆水行舟?



经销商作为企业和终端的纽带,当他们不好过的时候,企业自然好过不到哪里去。



从产业链的角色来说,经销商是在厂家和终端的夹缝中生存,那么,企业就是在上游产业链和经销商的夹缝中生存。



过去一年,资本对调味品赛道的态度降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但并不代表调味品不是个好行业。



但从短期的经营层面看,今年前三季度大家都看到了,大多数上市企业并未实现既定目标,部分企业全年目标落空也已可预见。上市企业都如此了,更多的非上市企业能比他们更好吗?答案肯定是否定的。



大厂可以凭借自身规模化成本来抑制生产资料成本,从而降低产品价格。比如海天味业们能够把1L的酱油做到9.9元/瓶还有钱赚,一般的中小型企业可能连成本都覆盖不了。在这种强敌压境之下,中小型企业怎么办?而这还只是产业端的压力。



消费端呢?中小企业的压力更大。如果产品品质和价格差不多,那么消费者有什么理由不选择大品牌?



所以,中小型企业未来的发展路径只有两条:做精品、做特色。



比如在鲜味调味料领域,精类(鸡精鸡粉)调味品早已被太太乐、味好美等巨头牢牢占据,但有一些新兴企业依旧凭借差异化的产品,撕开了一道口子,培育出了像松茸调味料这类高附加值的产品。



矛石在走访终端的过程中发现,比如太太乐的蔬之鲜调味料100g的零售价仅为5.6元/袋,而松鲜鲜的松茸调味料40g可以卖到6.5元/袋;太太乐的原味鲜209g的价格为19.2元/袋,但松鲜鲜的松茸调味料150g的可以卖到19.9元/袋……管中窥豹,虽然目前松鲜鲜的体量和品牌力远不及太太乐,但至少它现在仿佛过得还挺好,而松鲜鲜只是一家2019年才创立的企业。



当然,在做精品、做特色的过程中,如何构建起足够高的“护城河”也将是决定企业未来能走多远的重要因素。同样以松茸调味料为例,目前包括太太乐、莲花健康、安记食品等众多企业也先后推出了松茸调味料,随着市场竞争加剧,松鲜鲜未来能否稳住自身阵脚,抵御住巨头的冲击?我们一起拭目以待。



除了中小型调味品企业面临大浪淘沙之外,巨头之间的厮杀未来只会越来越激烈。



过去,调味品巨头可以凭借自身品牌优势,成为经销商的拓客利器,但随着大牌产品的利润空间越来越薄,越来越多经销商开始“出逃”,同样的成本和精力投入之下,做大牌一件只挣两三块钱,而换做同类产品的二三线品牌,利润可能四五块甚至更高,而有实力的经销商凭借多年对当地市场的浸淫,自然会选择后者。



如今,2023年已经过去,成败已成定局,无论是经销商还是厂家,只有向前看,才能向“厚”赚。



不过在这样的形势下,还是有的企业逆势上扬!







7000万单!调味品小镇有了“新赛道”



“产业韧性强”是农业强国的显著特征之一。截至目前,我国已建设180个农业优势特色产业集群、300个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和1509个农业产业强镇。农业产业链条不断延伸拓展,产业集聚态势初显。走进位于山东省乐陵市的杨安镇,看这个调味品小镇今年是如何发力“新赛道”,让传统产业焕发新活力。



山东省乐陵市的杨安镇,面积不到90平方公里,香辛料年销量却占据了全国调味品市场的40%。



隆冬时节,当记者来到这个鲁西北调味品小镇时,一场强降雪让这里的温度降到了-20℃左右,而在镇上的各个调味品加工车间里,却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。今年前三季度,这个小镇调味品的发单量再创新高,达到了7000万单,位居山东省所有行业快递发单量的第一位。那么,7000万单对于这个仅有5万人口的小镇意味着什么?



山东省乐陵市杨安镇党委书记 孟宪军:7000万单什么概念呢?这是杨安镇线上销售额首次超过线下,这应该也是杨安镇电商销售成为主赛道的一个转折点。我们原本的目标就是用5年的时间,把调味品产业做到600亿产值。通过这一赛道的助推,我们这一目标会更快实现。



在采访中,我们了解到,目前杨安镇267家调味品加工企业中,基本上都开通了电商平台。在这家专做卤肉料包的调味品企业,子承父业的90后董成成正在将一批10万的订单发往广东。董成成告诉记者,今年前三季度,他负责的线上渠道,销售额突破了1000万,是他父亲线下实体店销售的10倍。



山东省乐陵市暖味倾城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董凤华:真没想到网络销售这么火爆,过去我们的销售渠道都太单一,就是给别人做代加工或者门店销售。现在有了线上销售,我们的产品销得越来越远,有了好的销售渠道,我们的企业发展也会越来越红火。



拥抱互联网,让小镇的调味品越销越远。在这7000万单中,东北、西北地区的单量占比增长较快,火锅料、小炒酱等复合酱料的销量更是异常火爆。



新飞达(山东)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崔俊良:小炒酱就是一酱成菜,在线上非常受年轻人的追捧,制作简单快捷,厨房小白也能秒变大厨。



山东省乐陵市调味品行业商会首席顾问 王加新:调味品跟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,现在市场上调味品的种类越来越多,越来越丰富。火爆的背后,反映出我们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和品质在不断提高,从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百姓生活红红火火的一面。



乐陵市腾达辣椒制品有限公司营销总监 潘学森:专、精是我们企业的特色,也是我们的发展命脉,我们把辣椒做到了极致。不管是微辣、中辣、麻辣还是香辣,在口感、风味、辣度、色泽上,我们可以精准拿捏。今年前三季度,我们产品的销售额比去年增加了30%左右。



为了满足企业对创新人才的需求,杨安镇已先后与中国农业大学、天津科技大学等28所高校开展合作,与国内各大科研院所签订53项人才引进协议,投资3.6亿元建设了专业园区,共享实验室,打造调味品行业强势品牌。



山东省乐陵市食品调味品产业链链长 张磊:当前我们的调味品产业已经走到了由大到强跨越的关键节点。下一步我们要在销售渠道上谋突破,在产业转型、科技创新、产品更新、品牌塑造等方面破圈出圈,推动企业“上规模、提档次,强品牌”,最终实现调味品产业的高质量发展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xianjichina.com/special/detail_540382.html
来源:贤集网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版权所有:湖南俏味食品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:0731-86188868      地址:中国 备案号:湘ICP备17019352号-1  技术支持:同步设计
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